听 看 感觉

我记得有天我在电视上看到梁煜拉二胡,想来爷爷是个非常有趣的人。
他喜欢拉二胡,常常会爬上凳子拿放在衣柜上的二胡拉给我听。也会在拉完曲子以后拉着我的手说,这么好的手,不学二胡可惜了。如今已经忘了他拉的是哪首曲子。

他一生爱西游,我前半生爱红楼。他对西游的喜爱不是只有某几段经典名篇,是连计盗紫金铃这样不出名的小章节也能朗朗上口的喜欢,他永远知道哪个小仙是哪个菩萨的座下弟子,哪个妖怪是哪只坐骑的投胎转世。我觉得在他心里有一张神仙的族谱,巨细分明。

他爱喝酒,家里人不允许他喝也严格控制他的零花钱和退休工资,他就跑到小卖部去赊半杯酒喝,有时还带着我,常常骗我用零花钱给他买酒,我就给他买。因为等他喝完一杯以后,我们就可以一起分一根棒棒冰,我吃多的那一半,爷爷吃少的。

爷爷的烟是自己卷的,他有一个卷烟的小机器,用纸和烟草把烟卷起来,然后用饭粒黏起来。我觉得很有趣,常常放下暑假作业和他一起做。

他从不取下帽子。
他有好多故事。
他笑点很低,万事皆可乐。
我只要听到《风吹过的街道》这首曲子,就会很想他。

他不是斯特里克兰德 他未曾抛弃生命中的情爱或责任去追寻什么

但在1940年的人间 化泥难聚 满地都是六便士 他抬头 只看月亮

评论
热度(6)
© 原私悬好酷 | Powered by LOFTER